2019
08-24
乌云盖雪──全身乌黑,只有四只脚是白色的猫。
2019
08-24
话没说完,就听见楼下周兰连说带骂,直骂到双宝房间里,噼噼啪啪一阵声响过后,接着双宝哀哀地哭了起来,估计是周兰把双宝打了一顿。双珠说:“我妈也不公道:要打么双玉也应该打一顿。双玉的生意稍微好一些,就当宝贝儿似的宠着;生意不好的就该当受苦?”
2019
08-24
不久,一个管家飞跑上楼来报说:“黎大人来了。”大家都站起身来。屠明珠迎到楼梯口,搀着篆鸿进了客堂。篆鸿一看这场面,当即嗔着说:“太费事了,干吗呀?”众人上前相见,只有淑人是第一次见面。篆鸿上下打量了一会儿,转向蔼人说:“我说一句叫你讨厌的话:比你可强多了。”说得大家全都笑了起来,一同簇拥着到了书房。屠明珠在一旁说:“黎大人请宽衣。”说着,就伸手去替他解马褂的纽扣。篆鸿脱下,说声:“对不起。”屠明珠笑着说:“黎大人干吗这么客气呀?”随手把马褂交鲍二姐挂在衣架上,转身扶篆鸿在交椅上坐下。
2019
08-24
朴斋这才知道她们说的是什么,笑着说:“你们说陆秀宝,我还只当你们说我有了生意了,恭喜我。”王阿二说:“你有没有生意,我们哪里知道哇!”朴斋说:“那么我在陆秀宝那里开包,你怎么知道了?一定是张先生来跟你说的吧?”老婆子说:“张先生就和你来过一趟,以后再也没有来过。”王阿二说:“张先生是不来了。我跟你说吧,我们请了包打听呢,有什么事情不知道?”朴斋问:“那么昨儿夜里是谁住在陆秀宝那里,你可知道?”王阿二噘着嘴说:“喏,是一只狗嘛!”朴斋啐了一口说:“我要是住在那里,也不来问你了呀!”王阿二冷笑一声:“别在我面前瞎说了,开包客人只住一夜,有这种事儿么?
2019
08-24
www.depeat.com
2019
08-24
漱芳又笑着说:“你是出世以来就样样事情一直都称心如意的,我哪里有这种福气呀!我只是在想:你今年才二十四岁,再过三年也不过二十七岁。你二十七岁娶一个回去,成双到老,还有几十年呢。这个三年你给了我,就算我冤屈了你,也应该的呀!”玉甫也笑着说:“你瞎说些什么呀!娶回家去成双到老的,当然就是你喽。”